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蔚来(NIOUS)财报电话会议实录:李斌称合肥工厂产能会达4000台月2020年

时间:2020-03-23  来源:本站  作者:

  八方官网游戏下载远程办公联系我们

  蔚来2020年一季度预计交付量在34000辆,因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供应链供给,交付数量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新车EC6将会是和Model Y进行竞争的车型,定价方面则会根据电池包的成本下降而做进一步的调整。

  蔚来汽车(NIO.US)周三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蔚来总营收为28.5亿元,市场预期为28.38亿元,去年同期为34.36亿元,同比下降8.9%;净亏损28.9亿元,市场预期净亏损22.6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35.17亿元。

  财报发布后,蔚来创始人兼CEO李斌、蔚来CFO奉玮出席了财报电话会议,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商业前景中有提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季度交付量在3400辆和3600辆之间。是否也可以透露一下,未来这一整年的目标呢?是不是大约在3万辆左右呢?

  李斌:我们针对第一季度的交付量给的指引是3400到3600辆。其实交付数还是受生产的影响,虽然我们在合肥的工厂在2月10号就已经复工了。但是我们在二月份和三月份的产量还是会受到湖北地区供应链的影响。因为,湖北这个地区的供应链是最近才开始逐步地复工、复产。我们前期的零部件的库存,能够支持的产量还是有限的。那好的地方当然是,现在湖北已经在逐步恢复了。但是,对我们的挑战,第一季度交付数的挑战呢,我们都是按照订单来进行生产的,我们在生产出来之后,还要运到各地去,还要和用户约时间来进行交付。所以,我们第一季度的交付数主要是受产能的影响。

  但是从积极的角度来看呢,我在前面也提到过,在过去的三十天,我们新增的订单的数量超过了2100辆,那也就是接近2200台,也就是说平均到每天呢,其实已经超过了70台了。跟去年十二月份相比,已经接近七成了。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持续的回暖。从这个角度来看,给我们的信心还是很强的。也是基于这一方面,我们对全年的销售目标,还是非常有信心去完成的。

  当然,大家可以基于这些来作一些展望。因为我们都是按订单生产的,如果我们的订单能够恢复,而我们的生产又能恢复,那我们的交付又能恢复的话,那我们的量就会上来。我能够告诉大家的是,我们每天还在增加订单,现在还有5000多辆的订单等着交付。全年来看,我没法给你很具体的数,但是我们内部有非常明确的数字,但包括我自己,我们整个团队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分析师:是的,确实有道理。咱们往前看,你们提到过,你们的目标是年底达到两位数的毛利。或许,你们可以更详细地谈谈,要达到那样的、两位数的毛利,销量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如果你们达到了这样一个目标,现金流会是怎样的状况,会实现现金流转正么,还是说还是会保持负现金流的状态?

  奉玮:李斌在前面的发言中有提到,2020年毛利的增长主要是源自我们供应链的优化、持续不断的成本削减、生产成本的节省,这些因素会逐渐随着生产规模的加大和管理的优化显现出来。我们有信心能在2020年达成这些目标。关于体量,我们也在前面提到过,我们有明确的目标,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告诉大家一个确切的数字,但是我们对达成这些目标是相当有信心的。

  李斌:基本上来讲,我们可以补充的一点是,在我们的合肥的工厂,每个月4000台是比较经济的效益点。所以,我们认为,在今年往后,我们是有机会达到这样的一个数量的,也就是每个月4000台的量。

  奉玮:我再补充一下,在毛利率这一块,是跟好几个变量有关系的。第一个,当然是数量;第二个,那就是我们的定价;第三个,我们的成本。我们不会调整2020年的销量目标,我们对此是相当有信心的,我们绝对是可以达成这一目标的,尽管在一月和二月受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我们也相当有信心,因为我们的平均售价相对来说比较诱人。

  在成本方面,总而言之,电池的成本会下降,另外还有来自我们供应商的成本上的下降,我们认为,至少会有10%的其他方面成本的下降。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我们之前的账目,我们的工厂由于产量的大幅增长,整体的生产成本大幅下降。我们认为,在今年,这一方面会下降30%,而这还只是制造方面的成本。

  分析师:我能否针对毛利再提一个问题?ES6的成本是怎样的水平,另外还有九月份即将上市的新车型,会和ES6类似么?还是说会比ES6更高或者更低呢?

  另外,我们有关注到,去年第四季度的营销费用逐渐上涨了一些,这一现象会变成未来的常态么?还是说会有更大幅度的上涨,考虑到在年底,蔚来计划开200家Nio House(蔚来中心)?

  最后一个问题,关于蔚来与合肥政府进行的合作,这一合作将在八月底正式签订。那么这一合作是在中国区域层面呢,还是在上市公司整体这一层面呢?

  李斌:EC6呢,我们目前还没有公布定价。因为我们的EC6是一个和Model Y进行竞争的车型。目前来讲呢,我们在去年年底发布以后,用户的反响还是非常不错的,用户还是非常期待的。我们会根据市场的情况,特别是Model Y开始交付了以后,我们会制定最终的价格。大约在七月份左右,我们会发布最终的价格。当然,后续的话,我们会把毛利率当做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因为EC6和ES6的共用件是非常多的,而且,它在上市的时候,我们的电池包的成本应该会下降得比较厉害。因为,总体上来说,和去年的第四季度相比,我们今年第四季度的每瓦时的电池包的成本,大约能降低20%左右。因此,我们EC6不管采用什么样的定价策略,我们对它的毛利率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那么在Nio Space(蔚来空间)方面呢,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我们Nio Space(蔚来空间)的拓展主要是通过与Nio Space(蔚来空间)Partner(合作伙伴)进行合作的模式。基本上,我们采用的是一种成交付费的结算模式,是根据线下的流量,按照每台成交的车,然后我们支付一笔成交的费用。总体来说,按照这样一种方式,我们的NSP(蔚来空间合作伙伴)对销售行政开支的影响还是比较小的,因此,我们本身的效率还是非常高的。Nio Space(蔚来空间)和Nio House(蔚来中心)采取不一样的模式。我们今年基本上不会再增加Nio House(蔚来中心)的数量了。

  第三个,谈到我们和合肥签署的这个框架协议。根据我们这个框架协议的方向,蔚来在中国的业务会作为独立的主体,来吸引人民币的投资人。合肥政府会对Nio(蔚来)在中国的业务通过人民币投资的方式进行支持。这个并不是Nio(蔚来)上市公司层面的融资。当然,这个最终协议还没有签署,我们等最终协议签署之后,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披露这些细节。

  分析师:我只是比较好奇,相对于内燃发动机汽车,你们认为基于电池的电动汽车可能会出现怎样的销量或者价格展望呢,考虑到目前发生的、前所未有的原油价格的下降,甚至是汽油的价格?

  李斌:我们看到,其实正好差不多就是今天,下调了油价。那么,大体上下调了15%左右。因为,中国的油价下调呢,它是根据国际的油价进行调节的,但是到了40美元以下它就不会再调整了。也就是说,原油的价格是按照40美金作为下限来进行调整的。所以,现在的国际油价已经到三十多美金了,总体来说,应该是没有再进一步下调的空间了。而即使是按照今天的价格来看,电动车的每公里的使用成本,和汽油车相比,还是有显著的优势的,变化并不会特别大。

  另外,当我们认为,电动车取代汽油车,从长远趋势上来讲,不光是因为使用成本,更多地还是因为它的技术更符合技术发展的趋势,电机在这方面有显著的响应速度方面的趋势。另外一个呢,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在支持节能减排方面的决心是非常的大的,包括针对电动车的补贴政策,还有牌照方面的一些优待,还有税收方面的一些优待,那我们认为这些政策,对于购买电动车的用户来说,还是最主要的动力。

  分析师:其实我想确认一些数字。一个是你们提到2020年的毛利会提高,那是只针对汽车业务呢还是说是总体的毛利?一个是一次性支出,可不可以明确一下,一次性支出的量级是多大,以及该支出的细节?

  另外一个是,你们提到,在第一季度,成本会下降35%,可否详细聊一下?另外,我还有个关于融资方面的问题,在股价这方面,可转债在转成股份的时候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除了合肥的合作计划外,你们还有其他的融资计划么?其实可以从报告中看到,一些汽车公司正在陆陆续续加入投资的队伍,包括江淮等等。你们在其中是否能看到一些协同效应,你们之间可以这些传统车企共享供应链,以至于降低零部件成本呢?

  奉玮:我会从毛利率开始回答。是的,我们的毛利率会在2020年第二季度转为正值,而其会在2020年的第四季度达到两位数。当然,我们主要是在说汽车业务的毛利率。因为汽车业务方面的营收占到公司总营收的94%,因此我们的公司总的毛利率会接近汽车业务的毛利率。而在2019年第四季度,其他销售业务的毛利率也是增长的。我们有信心,靠我们的努力,我们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在2020年也是会提高的。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一次性支出的,其主要是用于涉及所有职能部门的组织重组、设施租赁合同、生产以及供应链策略的调整。那么总的来说呢,总数将是4亿人民币左右。第三个问题,关于净亏损,我们是有在展望中提到。但是这是季度间的比较,是2020年第一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之间的比较。

  李斌:当然,我们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跟一些比较大的汽车公司进行合作。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生产和制造方面的合作,我们和江淮一直在JAC-NIO(江淮-蔚来)方面一直有很好的合作。其实,最近我们双方都对JAC-NIO(江淮-蔚来)增加了一些投资。那么,它的车呢也会进行量产。我们会持续地通过JAC-NIO(江淮-蔚来)来加强两个公司的合作关系。当然我们也会积极地和别的汽车公司,就供应链,就技术的分享、研发的分享各方面进一步展开深入的合作。但资本的合作,目前我们还没有太多可以披露的内容。如果有需要披露的信息,我们会及时地和大家进行交流。

  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记得去年的第一季度,你们在采购电池的时候要提前为一年的采购量付款给宁德时代,现在随着我们步入2020年,还是这个情况么?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你们关于电池价格会在2020年走低的假设。你们提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电池成本比2018年第四季度降低了20%。然而,尽管你们交付了约8000辆车,你们在2019年第四季度,毛利仍然是负的。你们又提到了你们在2020年底将达成毛利率两位数的目标,你们是基于电池成本下降多少的假定?你们在前面有提到,在其他方面会有10%的成本的降低,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认为电池成本会下降多少?

  李斌:我们事实上,大家也知道,去年补贴退坡了之后,中国电动车乘用车的销量是有下降的。但是,我们的车主要是卖给个人客户,不像其他的一些中国的本土公司,那些公司的车主要是卖给运营车辆。补贴退坡了之后,他们确确实实在销售上遭遇了很大的压力,而我们并没有承担这样的压力。也是因为这些原因,我们也成为宁德时代越来越重要的客户。

  所以,今年我们和宁德时代的合作也越来越紧密。那么,在账期、价格方面我们越来越能够谈到一些好的条件。现在在付款方面的条件肯定比去年要好很多。

  那么在价格方面,事实上,我们从过去的一年半到现在,价格在持续地下降。今年,下降的幅度肯定会大一些,从第二季度,每个季度都会有一些下降。那么,在第四季度,会有一些新的电池包,比如100度电池包,还有采用了C2P技术的一些电池包会面世。那么,这些电池包,基于新的技术,在不影响车辆性能和续航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做到单位瓦时的成本,和去年第四季度相比,下降20%。

  我们也提到过,毛利率的提升主要是基于电池成本的下降、其他原料成本的下降以及制造费用的下降。所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于毛利率执行的效果,我们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分析师:目前,在中国,大家对电动汽车的消费热情还是很高涨的,你们有没有什么新的策略以进一步提升销量?我知道你们有提到新产品以及Nio Space(蔚来空间)的扩张,那么除了这些,你们有什么新的策略呢?

  另外,你们的一些竞争对手,已经在考虑使用磷酸铁锂(LFP)电池以降低电池的成本。你们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选项么?鉴于你们有电池换弹匣服务,你们觉得对你们来说,这会是一种可能性么?你们觉得你们有必要降低电池的成本么?

  李斌:确实,你刚刚讲的和电池相关的很多方面的创新确实是我们的一些特点。那么,今年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策略。那就是,Battery As a Service(电池作为服务)。我们利用我们的电池可以换电,以及我们全国的换电站的部署,这将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体系的优势。因为,全世界只有蔚来可以把这些打通,给用户提供一个可以租电池,可以快速换电,并且根据自己的需要临时升级电池包的容量。事实上,最近我们已经在我们的电池流通体系里面,用户可以选择84度电的电池包并予以更换,用户的反响也特别地好。所以,总体上来说,BAS(电池作为服务)会是我们很重要的提升销量的策略。

  我们和国家的一些有关部门也在进行非常紧密的交流,能让某些政策方面还能有一些小小的突破。但是总体上来说,是非常正面的。合适的时候我们会跟大家进一步地交流。

  因为我们有换电的技术,我们会针对电池包不同的材料和不同的技术作积极的探讨。当然我们会从用户体验的角度,以及成本的角度,去做相关的决策。但是,这也是我们非常好的一个特点,那就是我们现在有新的电池包,比如100度电的电池包,同样大小的电池包,我们用C2P技术的线度电。这样的技术上的优势,是我们独特的竞争优势。你刚刚讲到的LFP的技术,我们也在积极地探讨。

  关于整个换电站的体系以及周转电池方面的资本投入,今年还是会增加一些。因为我们的用户量也在增长。但是,从总体的规模来看,我们大体上在这方面的资本投入大约在一亿人民币左右。

  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关于第一季度的销量,可否告诉我们ES6和ES8分别占比多少?第二个问题是,尽管,我们还是存在28亿人民币的损失,我们有留意到第四季度的净现金值跟第三季度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可否帮助我们梳理一下,其中有哪些最主要的因素呢?

  李斌:我们第一季度的销量主要是ES6,因为我们四月份就会交付新款的ES8。 所以,第一季度交付的车里面只有很少很少的ES8,还是老款的ES8。那么,现在基本上都是在订ES8,因此,ES8的交付量会在四月份提高。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独特的订车模式。因为我们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发布了ES8,并且接受预定。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在第四季度密切关注我们的现金状况。因此,在第四季度,运营现金流有所下降。另外,像我们之前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提到的,李斌认购的可转债在第四季度交易完成,因此,也带来了一些资金的注入。综上所述,现金流出量是比损失略低的,因此,净现金值保持基本不变。(编辑:肖顺兰)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